简体版|繁体版
网站支持IPv6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息服务 > 新闻动态

五皇山的“防火司令”——记第五届全国119消防先进个人陈若邦

2020-11-12 08:20     来源:广西壮族自治区应急管理厅
分享 微信
微博 空间 qq
【字体: 打印


在前往钦州市浦北县北通镇高林村的路上,该县森林防火办主任高广南指着车窗外延绵千里郁郁葱葱的五皇山向记者介绍“浦北县森林覆盖率达到百分之七十多,排名全国前列”,而保护这些森林资源生态安全,有一支队伍功不可没,这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采访这支队伍的带头大哥、五皇山防火司令、高林村森林消防队队长、第五届全国119消防先进个人——陈若邦。

十八佬当村干

陈若邦其人,是土生土长的高林人,年少好打抱不平解民危困,以侠义之道践行公益之心。因此,早些年声名远播十村八店,乡亲们称之为“十八佬”(家族中排辈第十八)。

2007年,在外打工的陈若邦被北通镇武装部“骗”回高林村,原因是那些年高林村治安复杂,需要一名威望高的人回来扭转乾坤,而此人非陈若邦不可。

既回之,则安之。2008年,陈若邦开始担任高林村文书,偶尔开着农用车挣点生活费。在工作岗位上,老实巴交的他兢兢业业,一丝不苟。山林环绕的高林村,村民大多种植荔枝、龙眼,丰富的森林资源是村民经济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因此,森林防灭火是该村的头等大事。

为此,陈若邦自掏腰包购买迷彩服等,并邀约热爱公益的好友,经常巡逻穿梭在森林周边区域,严控火源进入林区。每当发生森林火灾时,陈若邦都拉上好友赶赴火灾现场进行灭火救援。

最初,他们都是砍树枝当灭火工具,进行“蛮打、盲打”(打火即灭火)。一场火灾救援下来,就损耗一套迷彩服和一双鞋。原始的灭火工具和方法不仅灭火效率低,而且毫无防护措施,危险系数极高。不过他们还是一直坚持下来,直到2014年,迎来了一次转机。

甘当救火队长

2014年,鉴于近些年森林火灾形势比较严峻,浦北县森林防火办主任高广南心里一直盘算着如何扭转森林火灾形势。对于高林村陈若邦率领的这支半专业的森林消防队,他虽早有耳闻,但不太了解。

2014年清明期间,高广南参加了几场森林火灾救援。在火灾现场,陈若邦他们在没有专业灭火设备下还能拼了命地扑火救援,令他印象深刻。此前他没有见识过这种景象,以为他们徒有虚名。在亲眼目睹之后,对他们的敬畏之心油然而生,并产生了另一个想法,“何不将他们培养起来,并利用这支队伍维护北通镇的森林资源安全呢?”

于是,2014年8月浦北县北通镇高林村级森林消防队正式挂牌成立,陈若邦出任队长。在他的号召下,该村有12名村民自愿加入,现今共有35名队员,其中包括退役军人、医务工作者、建筑工人等。消防队成立后,得到了县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给他们配备了防火摩托车、灭火机,服装、头盔、口罩等消防器材,还经常组织队员们进行防灭火业务培训和演练,帮助他们提高森林防灭火的组织领导和应急处置能力,进一步提升扑火队员的专业素质。

火场锤炼真英雄

挂牌成立之后,消防队承接的火警任务越来越频繁,危险因素也相继叠加。2014年的一天,白石水镇中林村山上突发火灾,陈若邦接到命令后,立即带领队员们迅速赶赴现场。由于当时一心只想着救火冲得太快,陈若邦在救火过程中不慎被滚落的石头砸伤了膝盖。但他不顾受伤的膝盖,仍然冲锋在前,镇定自若地指挥队员们扑灭大火,历经一个多小时之后,大火终于被扑灭。

“每次火场救援结束,消防工作服都已被烤成高温灼烫,有时头盔都变形了,手也经常被烫得起泡;山上还埋有村民捕猎野猪的大夹子,如果脚踩上去,也会造成严重腿伤;山上还有一些坟坑,踩到的话队员们觉得晦气。”谈到灭火的危险与艰辛,陈若邦却泰然处之,“不过,我们最怕不能及时扑灭火灾,以致烧到民房,危及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在陈若邦心中,群众永远是他考虑的首位,永远把他人利益放在自身利益之前。

陈若邦常说:“无论在哪个岗位上,都要爱岗敬业。当森林消防队长,就要积极救火,保护绿水青山。”

2016年清明期间,有一天他们连续参加了3场灭火救援,有些队员累到手抽筋,缓一下之后继续进行灭火战斗。2018年大年初二,白石水镇突发火灾,陈若邦接到火情后,立即率领队员们出警,经过一个多小时扑灭了大火……

多年的灭火实战经验积累下来,陈若邦和队员们逐渐掌握了森林灭火的要领。“火灾一般发生在午后或晚上,到达火灾现场时,必须先观察火情、地形山势、风向,‘上山火’最难打,我们曾经就经历过,火从山脚烧到山顶,十几分钟就把那片山林烧没了。”

特别是作为灭火指挥员,面对复杂多变的森林火灾现场,片刻马虎不得,丝毫不能犯错。每次出警,陈若邦都先冷静观察判断火情,“打火的时候最怕风向判断错误,以及风向突然转变。”2015年,陈若邦跟队员们在灭火时,彼时北通镇也有干部在现场灭火。其间,风向突然转变,陈若邦观察发现后,立即指挥队员们撤出火场。但镇干部毫不知情,仍然在灭火。陈若邦马上返回向他们说明情况,把他们劝离了火场。撤离之后,不到2分钟,火场就刮起了龙卷风,火灾迅速扩大。由于陈若邦发现得早,撤离及时,避免了人身伤亡事故发生。

2014年—2016年,频繁地灭火救援之余,疲惫的陈若邦思考着,“为什么森林火灾经常发生?怎样才能减少火灾事故发生?”

走村入户的宣传大喇叭

为解决心中的困扰,此后陈若邦每次出警都注意询问当地群众,调查了解火灾发生原因。从各种原因分析上看,陈若邦认识到,群众的防火意识非常淡薄,不了解火灾的危害,对灾害的应急处置能力极低,全面提高群众的防火意识迫在眉睫。这个重任压在了高林村消防队肩上。

陈若邦把队员们分成几组,每天上午至中午14时骑上防火巡逻摩托车开着宣传大喇叭到各村屯进行义务宣传,通过言传身教,发放宣传材料,让村民们知悉森林火灾的危害,并做好防火工作。2015年开始,宣传范围扩大至浦北县全境。

尤其在今年清明期间及10月份等重点防火期,县应急局出资聘请高林森林消防队,加密巡逻,加大宣传力度,严密管控火源。县防火办规划了宣传路线,要求巡逻队不准沿着县道省道走,必须沿着乡道村道走村入户进行宣传,并把宣传的场景拍照发送给陈若邦和高广南。

队员们每天上午至中午14时,要跑100多公里进行防火巡逻宣传,远的乡镇甚至跑200多公里。巡逻结束后,下午必须回到森林消防队办公室待命。

“防火巡逻宣传虽是累了点,但比灭火轻松多了,也没有那么大的危险性。”在森林消防队办公室,队员陈定良跟队友刚巡逻宣传回来,就马上来到办公室待命。

陈若邦经常在朋友圈上晒出队员们到农户家、进学校向群众和学生宣传防火知识。陈若邦经常在朋友圈发一些他们到学校宣传防火知识的组图,转发一些森林防灭火文章,线上线下、无时无刻不在宣传森林防火知识。

国家森林防火暗访组曾到高林村森林消防队暗查暗访时,看到巡逻摩托车上破旧的巡逻旗时,高度赞扬了高林村森林消防队的防灭火宣传工作。

恩威并施的行善人

对于一支半专业的森林消防队,能够得到国家层面的高度肯定,说明这支队伍平时行事扎实、作风硬朗、纪律严明,陈若邦“治兵”之严可见一斑。

对此,高广南也深有体会。2017年底,林业系统的领导到浦北检查。那天下着小雨,将近下午18时,检查组领导突然要求前往高林村森林消防队检查。当时,高广南有些犹豫,毕竟这个时间点了,如果到时没有队员出来,怕是不容易过关。但领导要求了,只能执行。高广南马上电话通知陈若邦。出乎高广南意料的是,他们到达高林村时,陈若邦马上集结了25名森林消防队员。

“森林灭火是危险性极高的一项工作,只有平时严格要求自己,才能树立良好的作风和严守纪律,确保完成灭火任务的同时保证自身安全。”为此,陈若邦要求队员们每天早上都要进行体能锻炼,“锻炼不仅能培养队员们遵守纪律的习惯,还可以强身健体,为灭火救援提供坚实的保障。”

陈若邦知道,这些年取得的成绩,离不开队员们默默地付出。队员们肯跟着他干,他必须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哪个队员家里有困难的,他都积极想方设法协调解决。

陈若邦在贫困家庭中长大,理解贫困人民心里的疾苦,他怀着一颗感恩之心,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逢年过节,陈若邦都会积极发动本村森林消防队队员集资慰问村里的贫困户。据统计,陈若邦带领的消防队累计为贫困户捐助400多次约5000多元,受益村民400多人。

2016年8月的一个夜晚凌晨2时,“不好了,陈安利突发脑中风,不醒人事了。”一个电话响起,陈若邦马上跳了起来。陈安利的儿子、媳妇均外出务工,只有他和老伴、孙子孙女在家,平时家里有什么困难,都是陈若邦去帮忙照料的。当陈若邦赶到陈安利家时,看见他脸色苍白、口角流涎、言语不清、吞咽呛咳地躺在床上。陈若邦马上抱起陈安利往外冲,驱车前往北通镇中心卫生院,使陈安利的病情得到了及时有效的缓解。“若邦是我们的真亲人,是我们的好干部啊!”陈安利感激地说。

……

近年来,陈若邦获得10余次区、市、县表彰,2015年他带领的森林消防队获得自治区先进集体,他个人被预备役师评为“优秀预备役军官”,2016年他被浦北县评为“优秀共产党”“优秀村干部”,从2015年起,他带领的森林消防队连续4年被三县两区一场评为先进单位,他自己也连续3年被三县两区一场评为“先进工作者”,今年11月9日,他在北京接受应急管理部授予的第五届全国消防先进个人的表彰。

陈若邦很喜欢看抗日剧,“从剧中能了解我们共产党以前是多么艰苦,付出多少鲜血和生命才换来今天的新中国。作为共产党人必须初心笃定,时刻牢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时刻想着为群众谋福祉,时刻准备着为国家奉献生命。”陈若邦如是说,也是这样做的。他用实际行动践行着自己名字内在隐喻的使命——若能安民,定能安邦。

文件下载:

关联文件: